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文章资讯>金书赏析

小论《天龙八部》的方言描写

来源:金庸小说全集    栏目:金书赏析    官网:JinYong123.COM    时间:2015-09-16 12:00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在我上小学之前是只会本地方言的,学普通话学起来有点像外语。因为普通话和我们那方言差别还是蛮大的。普通话比较偏北方口音,而我们这则是属于吴方言。后来稍大些,知道各地的方言都是不同的,但是看着武侠影视里的无论南北人物却都操着一口的纯正的普通话,感到很困惑,古代没有推广普通话之前,人们是怎么沟通交流的呢,浪迹天涯的侠客,走南闯北的镖客,他们都是努力学过普通话一样的官话,还是会几十种方言的啊?这个疑惑在看过电影《通天塔》之后尤其强烈。

秦始皇大哥再厉害统一文字,却统一不了方言。类似现在官方语言的官话,到底和现在的普通话有怎样的区别,有多大作用,有多少人会讲?呵呵,很抱歉,我也不知道。很苦恼看不到一群大侠在电视里操着不同地方的口音在演绎恩怨情仇,甚至在书里也看不到这样的画面。我想这就是现实和理想的差距,是文字把语言强奸了还是普通话强奸了方言。这个只能被和谐。《武林外传》之所以成功,他的方言特色功不可没,佟掌柜的陕西话,无双的上海话,甚至还有秀才的外语,但都是如浮云掠过。除却官方的政治意义,普通话的使用也是推广和理解的需要。武侠虽然只是一个成人的童话,高深的武功,神奇的丹药,离奇的情节,都当真不得。但是我还是觉得语言沟通很现实,我得较真。

我很窃喜在金庸笔下看到有关于方言的描写,说明大师也想到过关于我的疑惑。在《天龙八部》里虽然只有两个章节的描写,但足已让我激动不已。这两回叫《向来痴》,《从此醉》。写到段誉被鸠摩智挟持到姑苏,巧遇阿碧阿朱,最后因缘际会见到王语嫣,真的是向来痴,从此醉。

鸠摩智是吐蕃国师,精通佛法,他那个级别相当于现在可以直接阅读外文原著的专家级叫兽了。我猜他至多也是精通印度阿三语,对于大宋官方语言就一般了,更不用说苏州话了,你看这不就吃瘪了。摘一段他在苏州城打听慕容家地址

鸠摩智不去理他,向途人请问“参合庄”的所在。但他连问了七八人,没一个知道,言语不通,更是缠七夹八。最后一个老者说道:“苏州城里城外,呒不一个庄子叫作啥参合

庄格。你这位大和尚,定是听错哉。”鸠摩智道:“有一家姓慕容的大庄主,请问他住在什么地方?”那老者道:“苏州城里末,姓顾、姓陆、姓沈、姓张、姓周、姓文……那都是大

庄主,哪有什么姓慕容的?勿曾听见过。”

先不说“言语不通,缠七夹八”,慕容家做的事(策动宋辽仇恨,非法聚集兵器,妄图回复旧国),放到现在绝对是本。拉登级别的恐怖分子,他们家的住所岂是你一般路人知道的,好比现在跑到阿富汗大街上问,“喂,大爷,知道本。拉登住哪个山洞吗?”

下面来具体分析下那老者的话。“苏州城里城外,呒不一个庄子叫作啥参合庄格。你这位大和尚,定是听错哉。”句子的意思相信不难理解,但是有些人看着会不舒服。“呒”这个字意思应该是没有的意思,读音有点类似于“么”。“啥。。格”,“啥格”的意思是什么的。还有“哉”是一个语气词,起强调作用。

这几个在吴方言里用的蛮多,金庸是浙江人,现在苏州话写到这样已经不错了,虽然这个文字感觉不到那股吴侬软语的风情,但是那几个词用得确实很到位,很是方言了。

当然吴侬软语的风情不是一个老头子体现出来的,接下来上场慕容家绝代双奴阿碧阿朱。阿碧虽然和阿朱一个组合,但人气总是比阿朱低不少,是绝对的配角。好在配角一般都是先上场的。

这时那少女划着小舟,已近岸边,听到鸠摩智的说话,接口道:“这位大师父要去参合庄,阿有啥事体?”说话声音极甜极清,令人一听之下,说不出的舒适。这少女约莫十六七岁年纪,满脸都是温柔,满身尽是秀气。

......

那少女沉吟道:“介末真正弗巧哉!慕容公子刚刚前日出仔门,大师父早来得三日末,介就碰着公子哉。”

先说第一处“阿有啥事体”这句话很有地方特色,先说“事体”其实意思就是事情。“阿”相当于疑问语气词,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有什么事情吗”。

第二处“介末真正弗巧哉”。这里面也是两个疑难处。“弗”在古文中就有“不”的意思。所以说有些方言中还是保留了古文中的一些字,只是我们用的时候感觉不到。“介末”这个可不是芥末。是“那么”的意思。这句话的意思是“那么真的不巧了啊”。

写到这边,不光金庸写得累,有的读者也看得累。毕竟写书不是拍电视,看书是要想象的。就算是电视也没见过方言版的金庸武侠电视。于是他见好就收的来个结尾。

(按:阿碧的吴语,书中只能略具韵味而已,倘若全部写成苏白,读者固然不懂,鸠摩智和段誉加二要弄勿清爽哉。)阿碧道:“这里去燕子坞琴韵小筑,都是水路,倘若这几位通统要去,我划船相送,好?”她每一句“好”,都是殷勤探询,软语商量,教人难以拒却。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123.COM

 

扩展阅读:

金庸小说顺序顺口溜,金庸小说作品大全一览表

金庸小说武功排名,金庸小说中十大最强武功排行榜【武功版+人物版】

金庸小说排名,金庸小说受欢迎排名

 

热门点击
金庸武侠中不止有酒文化其实还有这些…… 《鹿鼎记》揭示的10条人生道理,条条值得N刷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1) 谁说当粉丝不能挣钱 学者王彬彬: 从金庸小说里无法获得现代公民意识 《笑傲江湖》剑法排名 《天龙八部》——我读的第一部金庸小说 都是不快乐的——《天龙八部》中的人物 武侠小说世界里的儒释道精神 论金庸和古龙的四种区别 《天龙八部》的灾难 看新修版《雪山飞狐》,由“孽缘”想到的 “破译金庸密码”第一部分:《笑傲江湖》 袁良骏:再说雅俗──以金庸为例 金庸小说中的美食 江郎才尽的金庸 人同禽兽──《连城诀》书评 笑傲江湖,是一场“大阴谋” 论金庸小说中的女性形象 “射雕”与“倚天” 执念与命运 《金庸识小录》:真正能流传下去的武侠小说只有金庸 金庸武侠中,武功秘籍最多的六个地方 侠的境界 这一份悲悯——我看《天龙八部》 新修版《碧血剑》:学霸更需要学习怎么恋爱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金庸说的:笑,是一种很危险的表情 爱情博弈局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跨越文化的复仇──评《连城诀》 谈《鹿鼎记》 莫大先生为什么不娶妻生娃 最是那一刹那的惊鸿──欲为金庸武学论之塞万提斯 “笑傲江湖”的30个成人法则:蹦跶地欢的,死的都快! 看《天龙八部》,捉小虫儿玩 黄蓉凭着哪道菜骗到了降龙十八掌? 试论金庸武侠小说的审美内涵 天龙八部,苦情情苦 金庸小说创作的思想历程 金庸书中五大伤感场面 武侠世界里的爱情故事 武侠情结与皇权情结:解读金庸的文化密码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天龙八部》 那些年金庸教会我们的情话:情不知所起 一往而深! 金庸武侠最厉害的12种武功 《天龙八部》的悲剧性 刘绥滨:金庸错写青城派 《破译金庸密码》第二部分 《天龙八部》 金庸武侠小说中的酒文化:一碗玉琼浆,许我半世清醒半世狂 金庸笔下的假面江湖 论金庸小说的情节艺术 连城诀和真实的生活 武侠小说的文学赏析(金庸篇) 《连城诀》是一部“坏书”,写尽天下各色人等的“坏” 金庸书中的十大谜团,你能解开几个? 陈墨谈金庸:为什么说江湖内外,金庸都是个传奇? 五岳亡于天门道长 金庸的情色 那些感动我们青春的金庸武侠小说中的经典场景 金庸八大经典战役回顾篇 论金庸小说的现代精神 论金庸小说的现代精神 金庸书里七位用刀高手排名 无量剑派的议会制 金庸的武侠小说给中国男人编了什么梦? 金庸扭转了对武侠小说的误读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精选书评:评《天龙八部》 假如没有林平之 倪匡给金庸小说排的座位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致敬钟南山 金庸小说中高手前十排行榜,以及武功秘籍排行榜! 论金庸小说的情节艺术 金庸不熟悉科技史闹出六大笑话 金老爷子写的虚竹和梦姑成了最污的一段,你知道不? 谈《书剑恩仇录》 江湖儿女,何处恋爱?师兄弟妹,近水楼台 金庸之“情”不如古龙 谈《碧血剑》 谈《射雕英雄传》 为何金庸作品中“反清复明”的主题如此明显?他与清朝有何仇恨? 金庸笔下有违科学的三处硬伤 谈《连城决》 谈《神雕侠侣》 金庸小说的文化品位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2) 武侠小说中的哪位女侠让你印象深刻? 闲坐说鹿鼎之从长计议 世间开满金波旬──我读《连城诀》 大侠的无能与金庸的诡诈 《天龙八部》究竟是哪“八部”? 五岳剑派不亡,谁亡? 论《葵花宝典》与《辟邪剑法》 在命途无常中放下执念,寻那一丝恬静 ——《天龙八部》读后随笔 金庸小说与《红楼梦》几点比较 萧朱恋——此情可待成追忆 漫谈《笑傲》之颓情与伤逝 金庸笔下有一人,武功高,够努力,最后却一败涂地,值得我们反省 修正版:郭靖追黄蓉到底花了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