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文章资讯>角色评点

《天龙八部》之阿紫:念奴娇 • 恶之花

来源:金庸小说全集    栏目:角色评点    官网:JinYong123.COM    时间:2020-06-17 00:00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世界是一个圆形的沙漠,

天庭已经关闭而地狱处处皆空。

我们被愤怒、被仇恨、被爱情、被死神生吞。

《天龙八部》之阿紫:念奴娇 • 恶之花

异人与异书,造物不轻付。有时候,在天才的灵感之下,神奇的运笔如同上天的赐予,不自禁地写下一段段谵语。云烟满纸的《天龙八部》读至阿朱之死,已是泪眼模糊肝肠相摧,以至高无上的死亡之倾毁,将情节一波波烘托至了悲剧的大高潮。然而个中高手仍能草蛇灰线勾连辗转,在这满目萧瑟之中,只因阿朱轻轻的一句遗言,由小小的竹片牵出了一个对仗的下联,迢迢的长路便还要踏棘而行。在辽宋大理兵戈相鏖的江湖上,在八荒六合情天孽海的铺排中,小说家以大笔力,于这层峦叠嶂之中悬一帆苦海孤航,让情节于高无可高之处,又一次轻飘飘地拔高了上去。如同要为整部《天龙》描下点睛之笔,他运起左右互搏之术,星移斗转之功,将阿朱反手而写,写下了奇特复杂的小阿紫和她惊世骇俗的爱情。

……她满脸都是幸灾乐祸的喜悦之情,熊熊火光照射在她脸上,映得脸蛋有如苹果般鲜红可爱,哪想得到这天真无邪的脸蛋之下,隐藏着无穷无尽的恶意。(《天龙八部》第二十四回)

《天龙八部》之阿紫:念奴娇 • 恶之花

花开两朵,各引一枝,同根并蒂的血脉背向而驰,向着相反的方向张开了两朵迥异的花苞。如果说这部书令人心旷神怡的叙述当中,阿朱是悉心灌溉出的一株含情脉脉的忘忧草,那么有情皆孽的主题贯穿至此,伴随着命运的推动和欲望的滋生,则终于催生出了阿紫这朵娇艳绚丽的恶之花。

是以阿紫出场的第一个镜头便伴随着令人目眩的残忍之美。绿色的湖水浮起鱼儿的鲜血,紫色的衣衫映着雪白的面容。她像一个小小的异教徒,带着暗黑世界的乖僻邪谬,也带着她的天真和美丽,闯入原本属于萧峰和阿朱的世界。本是同根生的阿紫几乎是阿朱反转过来的镜像:一样的容颜秀丽善伺人意,一样的活泼机巧冰雪聪明,却只因人之初的混沌之际,善与恶分出的岔路引出长长的歧途,结出了形似神非的一对果实。阿朱善良,阿紫邪异;阿朱柔顺,阿紫刁蛮。阿朱无私,一心只替萧峰打算,阿紫却惊人地具有一种冷酷无比的自私和狠毒:

《天龙八部》之阿紫:念奴娇 • 恶之花

马夫人颤声道:“那小贱人,挑断了我的手筋脚筋,割得我浑身是伤,又……又在伤口中倒了蜜糖水……蜜糖水,说要引得蚂蚁来咬我全身,让我疼痛麻痒几天几夜,受尽苦楚,说叫我求生不得,求……求死不能。”(《天龙八部》第二十四回)

比残忍本身更让人惊心动魄的是:阿紫之邪异在于她并不疯狂,她的恶是一种人之初的本恶,像一种天然的毒素深入肺腑,一花一叶都沾满了剧毒。在星宿海植根培土的这株异胎,以人类最原始的欲望为广袤之壤,以贪嗔痴的念力为汲取之汁,秉邪气而生。是以她未经青涩就已经成形,不谙世事就已经早熟。她其实从未真正感受过不幸或失意,也并不懂得仇恨,却对人世抱有一种满含敌意的玩弄之情。她奇异地成为许多反义词的综合体:她狠毒、自私、贪婪,她也天真、美丽、执着。对于这一切,她小小的身体里有着最强烈的欲望,生活在虚伪的谎言和权柄当中,擅长毒药与谀辞,以蜜糖杀人。于是她残忍而以此为乐,她伤人而从不自知。这一切只因她的冷静来源于无知之野,欢乐取自邪恶之泉。然而阿紫亦从未体会过真正的喜悦,因为在她看来,那些恶作剧中的小小快感就是人生全部的乐趣。也因此,她对人世间的悲苦完全免疫,独身穿梭于江湖之中,那生老病死爱憎会的万般滋味,于她却片叶未曾沾身。她从来不知恐惧,不知愁苦,只因她也从来没有过真正的渴望。

《天龙八部》之阿紫:念奴娇 • 恶之花

然而在青石桥畔的风雨之夜,阿朱死亡的时刻却交替着阿紫的新生。从那以后,阿紫如同阿朱的灵魂分裂出来的影子,接续着对萧峰的追随,也延续着对萧峰的爱情。在很久很久之后,小阿紫对萧峰说出了那时藏在她心里的话:

姐夫,在那小桥边的大雷雨之夜,我见到你打死我姊姊,哭得这么伤心,我心中就非常非常喜欢你。我心中说:“你不用这么难受。你没了阿朱,我也会像阿朱这样,真心真意的待你好。”(《天龙八部》第四十九回)

《天龙八部》之阿紫:念奴娇 • 恶之花

在生与死的临界点上,天上的闪电照出了两姐妹相似的身影,照出了阿朱含笑安宁的面容和阿紫张惶惊讶的脸。照出了阿朱幸福的微笑,却也照亮了阿紫心中的深渊。她像一株暗黑沼泽里的植物,突然见到了遥远天堂的圣光。在怔忪之中,她看到了萧峰胸口狰狞的狼头,也看到了他绝世的悲痛和深刻的爱恋,第一次知道人可以那样爱,那样痛。命运在这个特别的时刻伸出手来,向她展示了截然不同的另一种人生,她在震惊之中恐惧,却又在惶恐之中懵懂,这异样的感觉竟奇迹般地化为一种诱惑,恰如博尔赫斯所写下的诗句:

幸福的命运向他呈现了

一朵叫玫瑰的花

和它奇妙的

鲜红的色彩

于是在那新奇的一刻,在泥涂之中生长的她,凭着人性另一面那不泯的本善的驱使,向往着“真心真意”,向往着美好和真诚。这株暗黑沼泽中的植物,开始试图向着阳光伸展枝丫。所有那些未经开发的对真与美的向往,在这一瞬突然找到了生长和宣泄的方向,如同突然拾到一件美丽而无价的珍宝,这宝物让她欢喜赞叹,让她贪恋和追寻。尽管萧峰的世界与她的世界,正如白昼和黑夜一样永不相交,然而这份爱越是困惑,也就越是强烈,越是难得,也就越是沉迷。因而这一份小小迷梦的强度,几乎是她全部生命的热望。如同在觊觎那个小小的神木王鼎一样,她想要偷窃那本属于阿朱的幸福。

《天龙八部》之阿紫:念奴娇 • 恶之花

不知是作者的妙笔天成抑或有意为之,阿朱与萧峰的情缘自雁门关而始,至小镜湖而终。阿紫的命运却在此时将要回头逆行,她从小镜湖而始,即将随着萧峰千里茫茫万里迢迢,从江南到塞北相随相伴,最终通向云封雾锁的雁门关。

与托尔斯泰的名言“幸福的家庭个个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不同”相映成趣的是:在这本书里我能读到,在人们之间,强烈的仇恨也许差相仿佛,而爱却有千万种。并非只有甜蜜的爱才会美丽,它可以癫狂也可以平静,可以狭隘也可以宽容。世上有多少人,便也有多少种不同的爱,在这大部头的书中,更是如千峰万壑层林尽染,层次多端变化无穷。譬如段誉对王语嫣的痴恋,夹杂着对美好事物的美学崇拜;虚竹对梦姑的迷恋,充满了幸福之舟渡往彼岸的诱惑;而段正淳爱他的众多爱人,则是因为他深深迷醉于充满欢乐的人间风月、红尘鸳梦。而如果说阿朱对萧峰的爱,充满义无反顾的付出,那么阿紫所理解的爱,则正是不顾一切的拥有。此时,她做出了让世人永远无法理解的异行:

阿紫嘤咛一声,缓缓睁开眼来,突然间樱口一张,一枚蓝晃晃的细针急喷而出,射向萧峰眉心……(《天龙八部》第二十五回)

《天龙八部》之阿紫:念奴娇 • 恶之花

这就是阿紫对爱的天真奇异的逻辑,她说“你动弹不得,就永远不能离开我了”。在江湖当中,阿紫全身进退游刃有余,有一万种心机和毒辣手段。然而在爱的世界里,她是如此懵懂,以至于束手无策如孩童。阿紫对爱情的理解,近似于小野兽的本能,如渴而饮,如饥而食。那是因为在孩子的世界里,爱就是独占,而她以为独占就能代表永恒。这样的渴求最是炽热迫切,不知罪孽,也不知惩罚,这样的爱,极不通情理却又极真极烈,只因对这个属于大人的世界,她还完全不懂。

阿紫是狡猾的孩子,也是勇敢的孩子,她射出一枚毒针,如愿把萧峰和自己绑缚在了一起。得手之际,也许她还曾心怀小小的满足和得意,在尘埃中开出骄傲的花来。然而她永远不会明白,毒针能定人生死,却无法换取幸福,她可以占有萧峰的陪伴,却无法得到他的心意。她更加不明白的是:她所谓的爱情无法为其他人所理解,她的罪恶已让她被世界抛弃。

《天龙八部》之阿紫:念奴娇 • 恶之花

萧峰走近她身边,见她苍白的脸上发着兴奋的红光,经她身上的锦绣衣裳一衬,倒像是个玩偶娃娃一般,又是滑稽,又是可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天龙八部》第二十七回)

当年读至此处,心里竟然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寒冷。这是阿紫第一次品味人世间真正的幸福,她伸出指尖,颤抖着触摸到了生命的丰盛充盈,这一刻,又是兴奋,又是欢喜。然而面对她悄然的改变,萧峰既不会明白,也永远不会放在心上。短短一句之中,金庸透彻谙熟的笔法,已然从不祥的预感中,隐隐兆示了她的结局。

《天龙八部》之阿紫:念奴娇 • 恶之花

在难以言说的烦恼和失望之中,阿紫体会到了深深的失意。然而你之熊掌,我之砒霜,在此时出现的另一个被世界抛弃之人游坦之的眼里,阿紫却也成了他的向往:

游坦之抬起头来,只见厅上铺着一张花纹斑斓的极大地毯。地毯尽头的锦垫上坐着一个美丽少女,正是阿紫……她一双雪白晶莹的小脚,当真是如玉之润,如缎之柔,一颗心登时猛烈的跳了起来,双眼牢牢的盯住她一对脚,见到她脚背的肉色便如透明一般,隐隐映出几条青筋,真想伸手去抚摸几下……她十个脚趾的趾甲都作淡红色,像十片小小的花瓣。(《天龙八部》第二十八回)

突然出现的阿紫,在游坦之眼中就像西方传说里的迷娘,她具有猫一样的神秘慵懒之美,猫一样的骄傲和危险,使游坦之目眩神迷。失意时的她,俨然成了一个深谙狂欢之道的女人。她以折磨游坦之为乐,放人鸢,吸毒血,像一个小小的吸血鬼一样,从虚假的欢乐中寻求着武功与青春的永驻。那是因为她无所倚赖的心灵迫切需要寻欢作乐,于是便在锦缎的大帐中贪恋着这世上的荣华,尽情发泄着她无尽的欲望。此时的她,已经初尝七情六欲,是成熟女人和青涩女孩的杂糅体。温暖的红与冷静的蓝,混合出冷酷又热烈的紫色,这朵恶之花,这时真正变得娇艳欲滴。

《天龙八部》之阿紫:念奴娇 • 恶之花

正如阿紫爱她的姐夫,游坦之却也迷恋上了他的阿紫姑娘。只是这份爱更加毫无自尊,明知已是无望而卑微,却总是抛不开,放不下,近乎痴缠。两人如同身在地狱,远远地仰望着天堂之光。写至此处,更加离奇的情节在无限的张力中石破天惊:

萧峰又向她瞧了一眼,突然之间,心头一凛,只觉她眼色之中似乎有一股难以形容的酸苦伤心,照说她双目复明,又和自己重会,该当十分欢喜才是,何以眼色中所流露出来的心情竟如此凄楚?(《天龙八部》第四十九回)

阿紫换上了游坦之的眼珠,也似乎是通过他的眼睛,饱尝了爱情的伤心、酸涩和凄苦。这双眼睛充满了对人世的绝望。

她有了爱,也有了期待,从此便有了患得患失,有了无数冀盼中的喜悦和求不得的失落。她也终于明白,世上有的东西比毒针更会伤人。这个闸门一旦打开,阿紫再也不能无视于这世间的大苦恼,种种情感如洪水溃堤奔涌而来。

《天龙八部》之阿紫:念奴娇 • 恶之花

是以在穆贵妃那个小小的伎俩中,一向擅长骗人的阿紫却天真地受骗了。在骗得萧峰喝下“神水”的那一刻,她双手发颤,脸色又是兴奋,又是温柔。在得知真相以后,不知她是否曾经了解,世上有许多毒针毒刺可以夺取生命,却没有一种神水可以拯救爱情。这枚人之初善恶混生的禁果,在爱里纠缠辗转,如同在沸水中煎熬。她曾经鼓起勇气,要的那么坚决和执拗,却又永远求而不得,是以无比邪恶的阿紫却小心地捧着一颗冀望着的心,小心翼翼细心呵护,里面别无他物,只有她最纯真最美好的爱情

在雁门关的悬崖上,阿紫就像一个小小的终结者,主动偿还了属于她的罪孽,尘已归尘,土已归土,她归还了游坦之的眼珠,找回了属于她自己的爱。在她自己的眼里,这一点也不悲伤恐怖,只因别人的地狱却是她的天堂,别人的耻辱却是她的荣光。她要占有,最终也能够占有,那也正是她所理解的爱。当玛格丽特怀抱死去爱人的头颅,阿紫托起萧峰死亡的躯体,她们终于了解了自己的命运,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爱的归宿,于是坦然而赴。此时阿紫从容说道:“今日总算遂了我的心愿。”

恶之花终于结出死亡之果,雁门关的悬崖是阿紫的祭台,将她大好的青春作为圣体呈祭。她一步步走向悬崖,恍如一个郑重庄严的仪式。而在她跃下悬崖的一刻,终一部大书,所有的喧哗归于了寂静。于是:

天空对着这壮丽的尸体凝望

好像一朵开放的花苞

当佛以大悲悯之心,远远地俯视雁门关的绝壁,善恶之间已无鸿沟,他们都是世间的受难之人。众生的痛苦莫过于贪嗔痴,在乔峰之嗔,阿朱之痴以外,却有一个贪婪而执拗的小阿紫。于是天上星陨落成水中月,湖边竹也终究幻化成了一枝镜中花。因此上,阿朱的泪与阿紫的血,浇灌出这悲朱悼紫的八部天龙。

《天龙八部》之阿紫:念奴娇 • 恶之花

(完)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123.COM

热门点击
笑傲中的独孤求败竟是杨过?神雕中的独孤求败 主角那么多,那么厉害,为什么金庸就偏爱痞子韦小宝? 黄药师不经意的一句话,暴露了一个早已阶层固化的江湖 揭秘金庸小说里的四大名中医传奇故事 不羁放纵爱自由 谈杨过性情与魏晋风流的某种联系 笑傲江湖中有三个隐士,风清扬和莫大都是小隐,第三个才是大隐 金庸武侠中,刀法最厉害的五大绝顶高手,其中有四个都很好色! 关于曲洋、刘正风以琴相交的考证 名将郭侃:大侠郭靖的原型 爱情面前,伪君子还是真小人 金庸笔下十大美男 金庸武侠谁最帅? 丁典:爱在霜花凋零后 我曾四次鄙视过郭巨侠 我与三个女人的情感纠纷 细数金庸武侠十大传奇人物 《笑傲江湖》中五岳剑派的五位掌门人武功高低如何? 金庸笔下失足八大青年 《笑傲江湖》左冷禅一心要合并五岳剑派,到底为了什么? 比起岳不群,劳德诺还是太嫩了 金庸笔下的绝色“老处女” ​张无忌最该感谢的人其实是他 虚竹和缘根 大恩如大仇──避世是张无忌们的唯一救赎 陌生的父亲—郭靖与张阿生 教单于折箭,六军辟易,奋英雄怒——略论萧峰的悲剧意识 说小和尚虚竹 谈任我行之一:任我行不死? 阿紫&游坦之:一面满足一面残酷 悲哉杨康——杨康与乔峰细比较 岳灵珊,《笑傲江湖》中最危险的政治人物 【觉悟】熊孩子郭靖的成功之道 这样一个程灵素 拯救与逍遥──杨过令狐冲的精神差异 笑傲江湖里谁最无辜,林平之政治斗争的悲剧产物 杨康为什么不认杨铁心当父亲?因为杨铁心也不拿他当儿子啊 王语嫣应该如何结局 一片冰心在玉壶——忆程灵素 盘点天龙八部十大之最的人 天龙八部最坏最恶,南海鳄神岳老三其实该叫做岳老大 李萍:笨小孩之母 岳不群的“中年焦虑” 鹿鼎记中,只有他的武功才是天下第一 不死劫之段誉 当郭靖遇上萧峰谁会更胜一筹 余沧海是如何成为《笑傲江湖》中最悲剧野心家的? 段正淳红颜知己众多,但只有她才是段正淳的最爱的女人 金庸武侠,杨过真能打平周伯通? 谁才是华山剑气之争的“罪魁祸首”?金庸:杨过和令狐冲 青青、阿九与袁承志的三角恋 天龙八部里真正玩弄别人感情的男人是谁? 乔峰的寂寞 王重阳武功天下第一,只因练习了这门武功 程灵素·伤情花 浅谈林平之的角色变化 张翠山与殷素素唯美爱情,十年恍如梦,梦醒渡黄泉! 杨逍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范遥之面目 人淡如菊──评狄云 任盈盈居然对令狐冲撒过一个大谎? 苦涩之恋,杨逍与纪晓芙 张三丰:后英雄时代的大宗师 独孤求败用剑折射的“成功五境” 从周伯通的境界说开去 夏雪宜:爱情也可以在惨烈中淡淡蔓延 金庸武侠人物之最 江南七怪者,侠耶?义也?屁也! 韩红被“黑”后,我想起了雪山派的花万紫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谈乔峰阿朱之恋 从田伯光到岳不群──令狐冲的价值澄清 杨莲亭:从绣房到成德殿 金庸武侠,七大武林高手内功排名,张三丰垫底,第一太强! 仪琳──金庸笔下的“圣女” 主人恩重卷珠帘——致阿碧 忠臣?佞臣?贰臣?──给向问天再卸妆 笑傲江湖中的方证大师才是隐藏最深的伪君子? 父与子──从郭靖与杨过的冲突谈起 小评《天龙八部》第一佳人 《连城诀》坏的光明正大无怨无悔的人是谁? 每个人都爱“张无忌”,有谁在意过“宋青书”? 《天龙八部》10大悲剧人物,你觉得谁最可怜? 阿紫的心态 海棠七心成灰烬,君心偏欲傍紫衣 酒罢问君三语?——幸运的虚竹 留神!国难当头,“裘千丈”之流又在谣言惑众了!!! 萧峰的真正结局 潇洒明慧的郭襄为何没有人爱? 程灵素──情到深处叹命薄 塞上牛羊空许约——记萧朱恋 贪嗔痴,如之何?——评《天龙八部》 张三丰:后英雄时代的大宗师 韦小宝:最后的文学典型 金庸武侠里最可怜男主角是谁? 温青青:即使不够美好,也要昂首去爱 袁紫衣:半缘修道半缘君 丐帮老领导萧峰同志生平 六神磊磊:透视阿紫 另眼看金庸:多才黄药师是个好丈夫吗 平平无奇?抑或深林巨壑?──论林平之 关于爱着你的我──写给程灵素 独一无二的精致男人──黄药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