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文章资讯>金书赏析

谈《雪山飞狐》

来源:金庸小说全集    栏目:金书赏析    官网:JinYong123.COM    时间:2015-09-16 11:59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作者:佚名

在经过《书剑恩仇录》和《碧血剑》的初期摸索阶段之后,金庸创作了《雪山飞狐》。《雪山飞狐》是石破天惊的作品,突破了《书剑》的“群戏”,隐约继承了《碧血剑》中的双线发展和倒叙的结构。而将整部小说的结构,推向了一个新的境界,通过一连串的倒叙,倒叙出自每一个人的口中,有每一个人之间的说法,有极度扑朔迷离的情形下,将当年发生的事,一步一步加以揭露。

在和《碧血剑》的相同之处的是,《雪山飞狐》中真正的人物,并不是胡斐,而是倒叙中的胡一刀夫妇。所不同的是,《碧血剑》中的倒叙人物,早已死去,而在《雪山飞狐》之中,苗人凤却留了下来。最后还和胡斐决战。

所以,《雪山飞狐》没有《碧血剑》的缺点,在倒叙的一条线结束之后,另一条线,一样极其精彩。

《雪山飞狐》发表至今,是金庸作品中引起争论最多的一部。引起争论处,有两点:第一点:多个人物叙述一件若干年前的故事,各人由于角度、观点的不同,由于各种私人原因,随着各人个人的意愿,而说出不同的事情经过来。

这是一种独特的表达方式,很有点调侃历史的意味,使人对所谓“历史真相”,觉得怀疑。每一个人既然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为自己的利益作打算来叙述发生的事,那么,事实的真实性究竟有多少呢〉不单是历史的记述者,尤其是所谓“自传”,真实性如何,更可想而知。

这种写法引起争论之处是,许多人直觉上认为这就是“罗生门”。(“罗生门”是指日本电影“罗生门”而言,“罗生门”的原著小说极简单,电影到了黑泽明手中,才发挥得酣畅淋漓。)由于“罗生门”中的同样的结构,每个人在叙述往事的时候,都有一同的说法,而事实的真相便淹没不可寻。所以,《雪山飞狐》在读者心目中,就往往与“罗生门”相提并论。

关于这一点,我的看法是:《雪山飞狐》在创作过程之中,金庸在一开始之际,当然受了电影“罗生门”的影响。但是明眼人很容易看出来,金庸在开始创作之后不久,就立即想到自己的作品,会被人与“罗生门”相提并论。所以,他努力在突破,不落入“罗生门”的窠臼之中,而结果,他的努力获得了成功。说《雪山飞狐》倒叙部分的意念来自“罗生门”可。说《雪山飞狐》是“罗生门”的翻版,绝不可。如果强要这样说,那是证明说的人,未曾仔细看过电影“罗生门”和未曾仔细看过《雪山飞狐》。

(在这里,如列举电影“罗生门”和《雪山飞狐》的异同之点。要这样做,可以写十万字,变成一种专门性的评论,而不是我原来的意图。各位可以注意,在行文中,我甚至竭力避免引用金庸作品的原文,只是就金庸作品发表我个人的意见,这才符合“我看金庸小说”这个大题目,也可以使文字的趣味怀提高。)(或曰:何不引用原著的文字,你说好或不好,怎么证明你说对了?答:这些文字,全是写给看过金庸小说的人看的,未看过金庸小说,请快点看。)(不看金庸小说,绝对是人生一大损失!)金庸在《雪山飞狐》中采取的倒叙结构,是武侠小说中从来也未曾出现过的,是一种断然的新手法。这种新手法的雏形在《碧血剑》,而成熟于《雪山飞狐》。奇怪的是,在金庸以后的作品中,却绝不再见。或许金庸认为那只是创作中的一种“花巧”,偶一为之则可,长此以往由不可之故。(未完待续)雪山飞狐(续)第二点引起争论的是:《雪山飞狐》写完了没有?《雪山飞狐》写到胡斐和苗人凤动手,两个人之间,已经有了许多恩恩怨怨,动手是非胜负、决生死不可的。而且金庸安排两人动手的地点,是在一处绝崖之上。背景地点写得这一段情节绝无退路,完全没有转寰、回旋的余地,非判生死不可。而从开始起,决斗的两个人,全是书中的正面人物,不论是作者或读者的立场,两个人之间,是谁也不能死的。

这等于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

所有的读者,都屏气静息,等着金庸来解开这个死结,而且,读者也相信金庸可以极其圆满地解开这个死结。终于,决斗的双方,胡斐和苗人凤,可以判出高下了,胡斐捉住了苗人凤刀法中的一个破绽,在交手过招之间,一发现了这个破绽,只要再发一招,就要以判生死、定胜负了!

然而,金庸却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停笔不写下去,宣称:全书结束了!

胡斐的这一刀是不是砍下去?金庸的解释是:让读者自己去设想。

我认为,《雪山飞狐》不算是写完了,那是金庸对读者所弄的一个狡狯。

《雪山飞狐》如今这样的结局,绝不在创作计划之内,而是种种因素之下,搁笔之后的一种“灵机”。灵机既然触发,觉得就此结束,留无穷想像余地给读者,也未尝不可。开始时,只觉得“未尝不可”,随着时间的过去,灵机一触变成思虑成熟,由“未尝不可”也转变为绝对可以,所以就成了定局。

在和金庸交往之际,每以此相询,金庸总是一副“无可奉告”的神情,既然高深莫测,只好妄加揣度了。

《雪山飞狐》结局,金庸所卖弄的狡狯,也只能出自金庸之手,旁人万万不可仿效。

由于全书一步一步走向死胡同,在死胡同所尽之处突然不再写下去,读者的确可以凭自己的意念与想像,也可以去揣想金庸原来的意念是怎样的。在谈论金庸的作品时,可以平添奇趣,这也是金庸的成功之处。

《雪山飞狐》在金庸作品中,凭他创造了胡一刀夫妇这样可爱的人物,凭奇特、离奇的结构,本来可以排名更前,但由于未有了局,将解开死结的责任推给了读者,所以只好排名第五位。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123.COM

热门点击
关于《雪山飞狐》结局之我见 金庸小说中的八大经典战役回顾 金庸作品出版年表 袁良骏:再说雅俗──以金庸为例 “笑傲江湖”的30个成人法则:蹦跶地欢的,死的都快!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1) 论逍遥派的武学 金庸笔下迥异的十八种爱情观 浅析金庸小说中人物的典型性 半部江湖史,金庸小说中出场次数最多的门派 金庸小说中高手前十排行榜,以及武功秘籍排行榜! 假如没有林平之 金庸八大经典战役回顾篇 金庸扭转了对武侠小说的误读 金庸武侠最厉害的12种武功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致敬钟南山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快意恩仇:重温金庸小说经典语录 谈《笑傲江湖》 大侠的无能与金庸的诡诈 《金庸识小录》:真正能流传下去的武侠小说只有金庸 金庸武侠小说中的酒文化:一碗玉琼浆,许我半世清醒半世狂 金庸笔下有违科学的三处硬伤 欲说还休,不如沉默──我看《连城诀》 闲谈神雕,稳固的爱情 《天龙八部》: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朱帘卷 连城诀和真实的生活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射雕英雄传:依稀往梦似曾见 从人情物理处读金庸 华山派的门风是怎样变坏的? 金庸武侠中不止有酒文化其实还有这些…… 爱情博弈局 看《天龙八部》,捉小虫儿玩 精选书评:评《神雕侠侣》 梦里花落知多少──闲话金庸 金庸的“戏耍历史” 想起胡斐为啥不爱程灵素了 《天龙八部》究竟是哪“八部”? 金庸小说创作的思想历程 江郎才尽的金庸 武侠世界中的医者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2) 新修版《碧血剑》:学霸更需要学习怎么恋爱 《破译金庸密码》第二部分 《天龙八部》 《天龙八部》的悲剧性 《鹿鼎记》揭示的10条人生道理,条条值得N刷 论金庸小说的现代精神 金庸小说大众艺术六论 那些感动我们青春的金庸武侠小说中的经典场景 武侠小说中的哪位女侠让你印象深刻? 江湖儿女,何处恋爱?师兄弟妹,近水楼台 倚天屠龙记七大神兵 《天龙八部》雁门关之战和聚贤庄之战谁的含金量更高! 天龙八部的佛学意蕴 修正版:郭靖追黄蓉到底花了多少钱 《天龙八部》的不合理 人生在世,执念即是悲剧一桩 倪匡给金庸小说排的座位 谈《侠客行》 金庸小说的情──男女之爱 《天龙八部》之文化思想的解读 金庸书中五大伤感场面 武侠小说世界里的儒释道精神 谈《白马啸西风》 肉身之死,人性复活——评《天龙八部》 试论金庸武侠小说的审美内涵 谈《倚天屠龙记》 ​金庸说的:笑,是一种很危险的表情 这一份悲悯——我看《天龙八部》 《连城诀》是一部“坏书”,写尽天下各色人等的“坏” 金庸书中死得可惜的几个人 精选书评:评《天龙八部》 《天龙八部》互害社会 金庸武侠里的两段“虐恋”:爱而不得终疯癫,可恨人必有可怜处 《金庸全集》的变革之路-[旧版]-[新版]-[新修版] 金庸之“情”不如古龙 莫大先生为什么不娶妻生娃 谈《书剑恩仇录》 在命途无常中放下执念,寻那一丝恬静 ——《天龙八部》读后随笔 漫谈金庸和他的《鹿鼎记》 世间开满金波旬──我读《连城诀》 陈墨谈金庸:为什么说江湖内外,金庸都是个传奇? “祖千秋论酒”乃金庸武侠“神来之笔”,每每读之,令人沉醉! 看新修版《雪山飞狐》,由“孽缘”想到的 人同禽兽──《连城诀》书评 “射雕”与“倚天” 黄蓉凭着哪道菜骗到了降龙十八掌? 侠的境界 谈《雪山飞狐》 武侠小说的文学赏析(金庸篇) 史上最全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各人名由来 有情皆孽,无人不冤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3) 谈《碧血剑》 闲坐说鹿鼎之从长计议 谁说当粉丝不能挣钱 金庸小说中的美食 武侠情结与皇权情结:解读金庸的文化密码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