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庸小说全集>文章资讯>金书赏析

五岳剑派不亡,谁亡?

来源:金庸小说全集    栏目:金书赏析    官网:JinYong123.COM    时间:2020-05-28 16:56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五岳剑派,基本上亡了。

《笑傲江湖》最后,五派已日薄西山,走到了穷途末路。

他们自相残杀,几已凋零殆尽,书上说,“好手十九都已战死”。

朝阳峰上最后一次清点,华山、泰山、衡山、嵩山四派,居然只剩三十三个活人。

而且“个个身上带伤”,任我行要召见,他们居然都凑不够人来开会。

可以预见,这几派的式微、消亡,已经成为定局,他们注定将成为历史的过往陈迹。

小时候看书,对五派还充满好感,可后来读到这里,就想说一声:该!

五岳剑派这几个门派,该亡。

回想几年之前,五岳剑派在衡山集会。

在大佬刘正风的客厅里,五岳高手济济一堂。

泰山掌门到了,华山掌门到了,恒山的高层也到了。

个个自居侠义道,满脸正气。

口口声声,以行侠仗义、胸怀天下为念。

仿佛有了他们这几把剑,天下的正义就可以得到伸张。

然而,他们的聚会却请了什么客人呢?把什么人延为贵宾呢?

青城掌门余沧海。

余沧海刚刚干了什么事呢?

灭门。

福威镖局满门老小一百多口,全部惨死于青城派之手。

镖局全部财产,被青城派席卷而空。

这是光天化日之下的大抢劫、大屠杀,人间惨剧,而余沧海就是大罪魁祸首。

五岳剑派,人人都知道这桩惊天血案,华山派甚至就是直接现场目击者。

可是他们如何对待这个双手刚刚沾满鲜血的余沧海的呢?

华山岳不群是:

“余观主,多年不见,越发的清健了。”

是,他清健,刚刚在福州杀人杀得清健。

衡山的刘正风则是:

“……光临刘某舍下,是在下的贵客。”

一个屠夫、残害无辜的刽子手,居然也是了你刘正风的贵客。

你们不是号称侠义为怀么,不是号称匡扶正义么?

一个众所周知的大恶人就在你们中间,

怎么不去行侠仗义,怎么不去匡扶正义?

五岳剑派这么多的高手在场,正邪力量对比悬殊,怎么不当场拿下余沧海?

福威镖局那一百多具血淋淋的无辜者尸首你们没看见么?

为什么还和余沧海谈笑风生?

当然了,人家五岳剑派毕竟只是几个武术团体,又不是衙门,

凭什么人家就该管?

谁说有凶手就非人家拿不可?

可讽刺的是,他们放着天大的血案不查纠,放着罪魁余沧海不拿,

却又总打着名门正派、行侠仗义的旗号,扮演江湖巡逻队。

到处宣扬要抓恶人,动不动就说要“取人首级”。

比如一听说采花大盗田伯光的名字,

立刻一个个情绪高涨,义愤填膺,仿佛一秒钟又记起了自己是侠义道。

一听说令狐冲和田伯光喝酒了,

顿时怒不可遏,高喊要取令狐冲首级。

泰山的天门道人就怒喝:

“清理门户,取其首级!”

你们怎么又有资格取人家首级了呢。

田伯光诚然有罪,田伯光诚然万恶,可毕竟罪大不过余沧海。

别人和田伯光喝酒,你们就要取其首级。

你们现在正和更凶残、更万恶的余沧海喝酒呢,你天门道人怎么不取自己的首级呢?

在衡山金盆洗手的聚会现场,我们只看到现场呈现出一种无比丑陋的默契。

五派人人心照不宣,无一人质问一声余沧海,无一人谴责半句青城派。

“福威镖局的事,你干得也也太过分了!”连这么说一句的都没有。

天门道人没有,岳不群没有,定逸师太没有,刘正风也没有。

陆柏、费彬、丁勉、莫大先生,也都没有。

再小一辈的劳德诺、梁发、向大年……也都没有!

甚至对于那一场惨案,他们连议论一下、感叹一下都没有,连对罹难失踪的林家后人林平之表达一下同情都没有。

福州血已凉,衡山酒尚温。

可与此同时,他们又不住口地高谈阔论道德话题,

对别人例如令狐冲的各种道德细节问题纠缠不放,热烈讨论怎么严惩淫贼。

连在场的林平之都看出了他们的虚伪。

他根本不敢现场出声指认凶手青城派,根本不敢站出来说:“就是他们杀了我全家!请你们帮帮我吧!”

因为他内心深处便知道,五岳剑派的这些侠义道根本靠不住。

他知道,“倘若稍有轻举妄动……有杀身之祸。”

试想,一个背负着血仇的少年,在光天化日、无数人群之中,都不敢公然指认凶手,那说明什么?

只能说明一点:现场的人群,基本都是帮凶。

那么,五岳剑派为什么和余沧海称兄道弟、虚与委蛇?

因为他们是一个圈子。

为什么他们又表现得那么痛恨田伯光?

因为他们和田伯光不是一个圈子。

是一个圈子的,就默契地回避、照拂。

不是一个圈子的,就不妨声讨、屠戮。

五派的一切的正义和道德,不过是个圈子的游戏。

他们用声讨田伯光,来凸显自己的道德;他们用纵容余沧海,来维护自己的圈子利益。

他们伸张正义的时候充满了选择性。好办、易办、顺手可办的事,他们就积极得很。比如抓淫贼,特别积极。谁一逛群玉院,仿佛就犯了弥天大罪。

令狐冲无意进了群玉院,师父岳不群就怒喝:“倘若你真在妓院中宿娼,我早已取下你项上人头!”

而难办、不好办、容易破坏圈子氛围的事,哪怕再极端、再残忍,他们也视而不见。

岳不群就转头对余沧海说:多年不见,越发的清健了!

嵩山华山泰山等等这几个门派的人整天都忙什么?

要么就是忙于五派内讧、党同伐异。比如嵩山杀衡山,华山阴嵩山,不亦乐乎。

要么闲下来时,就是忙于抓别人的道德小辫子:

啊哈你又逛群玉院了!你又和田伯光喝酒了!取你首级!

真乃是集虚假、伪善、无良之大成。

事实上,整个江湖都伪善,少林伪善,武当亦伪善,都是明知余沧海万恶,却毫不作为的。

而五岳剑派尤其伪善。天门道人等的表演尤其让人恶心。

这样的几个门派,怎么能得江湖别派的人心。

五岳剑派哥几个不亡,谁亡?

(完)

一秒钟记住本站网址:JinYong123.COM

 

扩展阅读:

金庸小说顺序顺口溜,金庸小说作品大全一览表

金庸小说武功排名,金庸小说中十大最强武功排行榜【武功版+人物版】

金庸小说排名,金庸小说受欢迎排名

 

热门点击
论金庸小说的现代精神 金庸武侠小说中的酒文化:一碗玉琼浆,许我半世清醒半世狂 谈《神雕侠侣》 《金庸识小录》:真正能流传下去的武侠小说只有金庸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天龙八部》 武侠情结与皇权情结:解读金庸的文化密码 武侠小说中的哪位女侠让你印象深刻? 论金庸和古龙的四种区别 论金庸小说的情节艺术 谈《连城决》 金庸小说中的美食 金庸书中五大伤感场面 金庸的武侠小说给中国男人编了什么梦? 金庸武侠最厉害的12种武功 金庸小说与《红楼梦》几点比较 金庸笔下有一人,武功高,够努力,最后却一败涂地,值得我们反省 在命途无常中放下执念,寻那一丝恬静 ——《天龙八部》读后随笔 金庸不熟悉科技史闹出六大笑话 《连城诀》是一部“坏书”,写尽天下各色人等的“坏” 假如没有林平之 谈《鹿鼎记》 这一份悲悯——我看《天龙八部》 金庸书中的十大谜团,你能解开几个? 江郎才尽的金庸 刘绥滨:金庸错写青城派 试论金庸武侠小说的审美内涵 看《天龙八部》,捉小虫儿玩 黄蓉凭着哪道菜骗到了降龙十八掌? 金庸武侠中不止有酒文化其实还有这些…… 修正版:郭靖追黄蓉到底花了多少钱 武侠小说的文学赏析(金庸篇) 笑傲江湖,是一场“大阴谋” 《鹿鼎记》揭示的10条人生道理,条条值得N刷 倪匡给金庸小说排的座位 漫谈《笑傲》之颓情与伤逝 《天龙八部》——我读的第一部金庸小说 金庸的情色 莫大先生为什么不娶妻生娃 为何金庸作品中“反清复明”的主题如此明显?他与清朝有何仇恨? 大侠的无能与金庸的诡诈 金老爷子写的虚竹和梦姑成了最污的一段,你知道不?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2) 论金庸小说的现代精神 谈《书剑恩仇录》 新修版《碧血剑》:学霸更需要学习怎么恋爱 金庸小说中高手前十排行榜,以及武功秘籍排行榜! 侠的境界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闲坐说鹿鼎之从长计议 金庸扭转了对武侠小说的误读 萧朱恋——此情可待成追忆 谈《碧血剑》 武侠小说世界里的儒释道精神 精选书评:评《天龙八部》 《天龙八部》的灾难 那些感动我们青春的金庸武侠小说中的经典场景 《天龙八部》究竟是哪“八部”? 金庸笔下有违科学的三处硬伤 五岳剑派不亡,谁亡? 江湖儿女,何处恋爱?师兄弟妹,近水楼台 五岳亡于天门道长 跨越文化的复仇──评《连城诀》 连城诀和真实的生活 “笑傲江湖”的30个成人法则:蹦跶地欢的,死的都快! 谁说当粉丝不能挣钱 金庸笔下的假面江湖 金庸书里七位用刀高手排名 金庸小说的文化品位 世间开满金波旬──我读《连城诀》 都是不快乐的——《天龙八部》中的人物 学者王彬彬: 从金庸小说里无法获得现代公民意识 《笑傲江湖》剑法排名 《天龙八部》的悲剧性 天龙八部,苦情情苦 《破译金庸密码》第二部分 《天龙八部》 看新修版《雪山飞狐》,由“孽缘”想到的 陈墨谈金庸:为什么说江湖内外,金庸都是个传奇? ​金庸说的:笑,是一种很危险的表情 金庸武侠中,武功秘籍最多的六个地方 金庸八大经典战役回顾篇 武侠世界里的爱情故事 袁良骏:再说雅俗──以金庸为例 金庸小说创作的思想历程 论金庸小说中的女性形象 那些年金庸教会我们的情话:情不知所起 一往而深! 爱情博弈局 论《葵花宝典》与《辟邪剑法》 论金庸小说的情节艺术 “射雕”与“倚天” 无量剑派的议会制 《鹿鼎记》的历史意趣 最是那一刹那的惊鸿──欲为金庸武学论之塞万提斯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致敬钟南山 金庸之“情”不如古龙 人同禽兽──《连城诀》书评 “破译金庸密码”第一部分:《笑傲江湖》 执念与命运 谈《射雕英雄传》 江湖谜底——你没看懂的《笑傲江湖》(1)